六和才彩特码资料图库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英文版入口
 
活動報道 | 圖片報道 | 通知公告 | 詩歌節簡介 | 詩人檔案 | 詩歌精選 | “金藏羚羊獎”獲得者 | 聚焦青海湖國際詩歌廣場 | 詩詠青海 | 詩歌集 | 歷屆詩歌節 | 大美青海
現在的位置: 青海湖國際詩歌節詩人檔案
潘 維
來源: 青海新聞網
發布時間: 2012-12-07 16:37:46
編輯: 王海蓮

  潘維(1964—),浙江湖州人。出生于安吉孝豐鎮一個人丁興旺的大家庭,兒時多病,受到家族里眾多女性的寵愛。1970年代末,因讀到普希金和拜倫,開始寫詩,一貫的基本主題為少女、時間里的江南和作為審美化生存的詩歌。為當代漢語詩歌貢獻了非凡的才華,在呈現江南水鄉之生命體驗的詩篇里展現得尤其精彩,是漢語詩壇公認的“江南天王”,有詩集《不設防的孤寂》(1993)、《詩50首》(2002)等行世。現居杭州,為影視公司制片人。  

 

 李闖王如何設計香水

  6月5日,世界環境日這天,我恰在湖北九宮山著名的國家級避暑勝地。山上與山下的溫度很懸殊:山下已是夏天,山上卻是涼風清爽。這兒即有從南宋中葉就興盛的道觀瑞慶宮,又有無量壽禪寺,體現了真正的佛道一家。這兒也是一代豪杰李自成窮途末路之地:39歲的闖王竟被一農夫用鋤頭殺死。這天清晨,我在“云中湖”畔散步,突然想到了當代時尚界人物三宅一生的一個故事:他因雨受困于一座古老的禪寺,于是他設計了一款經典的香水“一生之水”,他要求香水的氣息“像新鮮的水一樣清新”。

  德國作家聚斯金德寫過一部名為《香水》的小說,描寫了一個天才的香水師,他生于臭氣熏天的魚市,可在由眾多氣息交織的城市里,他的嗅覺卻能清晰地分辨出哪一條是金線,那一條是銀線。為了制作一瓶令整個世界瘋狂的香水,他把許多最美麗芬芳的處女當作非活體的香料一般,剝奪了她們的生命,只為了用油脂吸取她們的體香。

  我的問題是,如果李自成沒有失敗做了皇帝,并且想設計一款天下至尊的香水,那會是什么結果?

  首先,經大臣們共同商議,聯合上奏皇帝,懇請他必須以江山社稷為重,主題必須符合最高利益,最重要的是要突出李闖王本人的豐功偉績。當然決不允許是一款審美原則至上的香水,比如叫“斷橋殘雪”,在父母之命、媒約之言的年代,自由戀愛是觸犯道德禁忌的。也不可用植物來命名,因為這容易讓人聯想到他出生于草莽。同樣不能與馬有關,因為李闖王有過“十八騎奪天下”的傳說,會被普通百姓誤解為闖王的個人作用有限。皇帝以龍自居。萬物之首的龍,受命于天,主宰人間。

  有一大學士提出,如果這款香水能讓人產生對龍的崇拜之情,才算有效果。比如讓人聯想到沙漠變成了江南水鄉。此論述得到李闖王的認同,于是,香水的核心精神定為“沙漠是魚米之鄉”。調性安排如下:開始的氣息很濃烈,有炙熱感,象征了沙漠在太陽下的死亡;然后龍出現了,布云施雨,恩澤無疆;尾調則參照“一生之水”的氣息,到處是新鮮的草香水光。香水被命名為“李闖王的神圣”。

  無疑,我上述談論顯得荒誕,但這并非不是我們當今的現實,有許多人認為自然是可以憑人類的愿望而隨意改造的。比如,讓河流倒流。要知道,我們每個生命都是一個整體,一個人有手

  臂、有頭腦、有腸胃等等。地球也是一個有機的生命體,比如沙漠是它的腹部,而我們卻企圖把它改造成眼睛,這豈不是在謀害地球?人與自然不是對立的,我們應該在敬畏自然的前提下,用理性的生態技術去尋求發展。

  我贊成諾貝爾特別獎、生存權利獎獲得者,巴西人何塞·盧岑貝格的觀點:自然是不可改良的。對自然資源的無理性索取和改造,會促使現存自然環境機制發生變化,并反過來直接威脅到人類的生存環境——人的利益。

  我們應回到人與自然的和諧統一中。他說:“進步意味著在和諧的創造中,更多的人感到幸福與滿意,社會擁有更多的正義,個人享有更多的自由。”

  同樣,我們應該使用一種令世界清新的氣息,而不是一種令地球瘋狂的香水。

  2007年6月

 

  詩是為文明而做的一場心靈儀式

  我相信繆斯是個古老的貴族,她會在閑暇和自由的狀態下寫幾行詩。她對事物的感受是極其嚴厲和精妙的。語言是人類文明的時間,語言包含了所有的現實,因此生活在語言中比生活在現實中更廣闊也更豐富,滿足感也更強烈。

  我認為古代有幾位偉大詩人曾到達過這種境界:一種直觀的漢語語境。他們自在地描寫個人經歷、別離、飲酒和月亮,他們的貢獻在于他們用非凡的想象力向我們提供了一些和諧的世界觀。也許,我很關心曹子建是怎樣談論、描寫或理解美女的,但我會忽略單位同事對一個女性的評價,因為現實的眼光若沒有經歷語言的提升,就不會具有普遍意義。

  我個人生活中的情感秩序是由我的詩寫作和閱讀所規定的。詩無疑是一種文化現象,但我更愿意我的詩能對社會文明產生一些積極作用。文化具有廣大的范疇,似乎任何事物都能納入其中,比如茶文明、絲綢之路文化等,只是我不知該如何言說監獄文明或新聞文明之類。作為一個哈姆雷特悲觀主義的認同者,我認為我們目前人類的主流思潮并非趨向建設社會文明。政治和大眾都企圖把物質文明絕對化。

  寫詩就是審美,審美就是批判,因此寫作就是批判。一首詩是情感、觀念、直覺、環境等等因素用語言達成的平衡體,是對各種因素進行批判抵達的結果,是精確而非粗糙的結果。

  寫作在很小程度上是個人行為,但它更多的是文學行為,再進一步就是語言行為,最后當然是靈魂行為。寫作的目的是為了影響事物。詩歌會比其他語言方式更深刻微妙地影響人的心靈。心靈和文學都存在著等級,相互都在尋求對稱的信息。

  一個詩人并不是詩歌的母親,語言才是詩歌的母體,詩人只是助產師而已。

  我相信一首詩是一場信仰儀式,為了文明而做的一場心靈儀式。詩讓靈魂安靜。

  2007年6月

 

  月 亮
  
  大地的藍在微微地鞠躬。

  水杉像少婦推開滿身的窗戶,
  稀疏的月光落到細節上。
  風,草草地結束了往事,
  又沿著鐵軌,駛向烏黑的煤礦。

  我,并不知道還有多少事物
  尚未命名,上帝的懶惰
  難道成了詩人的使命?
  一眼望去,青春的荒涼,
  從水底彌漫出初冬。
  一只雨中的麻雀,疾行翻飛;
  灰色屋檐,靜止著羊角。

  (那手持鞭子的放牧者:月亮
  在抽打那么多心臟的同時,
  可曾用奶喂養過這片風景?)

  月光,可曾地毯一樣卷起褲管,
  赤裸的土,忍受冰冷的腳。

  一節我生命的金鏈,
  帶著分離時的恐懼,失落在塵世某處。
  哦,那就是喪失了名譽的──泥土,

  在火光沖天的背景中,
  被傾城逃難的人群活活沖散的泥土,

  必須緊緊貼住月亮呼吸,
  別退化這根點燃的尾巴。
  
  
  
  隋朝石棺內的女孩
  ——給陸英

  
  日子多么陰濕、無窮,
  被蔓草和龍鳳紋纏繞著,
  我身邊的銀器也因瘴氣太盛而熏黑,
  在地底,光線和宮廷的陰謀一樣有毒。
  我一直躺在里面,非常嫻靜;
  而我奶香馥郁的肉體卻在不停地掙脫鎖鏈,
  現在,只剩下幾根細小的骨頭,
  像從一把七弦琴上拆下來的顫音。

  我的外公是隋朝的皇帝,他的后代
  曾開鑿過一條魔法般的運河,
  由于太美了,因此失去了王國。
  圣人知道,美的背后必定蘊藏著巨大的辛勞。
  我的目光,既不是舍利、瑪瑙,
  也不是用野性的寂靜打磨出來的露珠;
  但我的快樂,曾一度使御廚滿意;
  為無辜的天下增添了幾處魚米之鄉。

  我死于夢想過度,忠誠的女仆
  注視著將熄的燈芯草責怪神靈,
  她用從寺廟里求來的香灰喂我吞服;
  我記得,在極度虛弱的最后幾天,
  房間里彌漫著各種草葉奇異的芳香,
  據說,這種驅邪術可使死者免遭蝙蝠的侵襲。
  其實,我并不是一個無知的九歲女孩,
  我一直在目睹自己的成長,直到啟示降臨。

  我夢見在一個水汽恍惚的地方,
  一位青年凝視著繆斯的剪影,
  高貴的神情像一條古舊的河流,
  悄無聲息地滲出無助和孤獨。

  在我出生時,星象就顯示出靈異的安排,
  我注定要用墓穴里的一分一秒
  完成一項巨大的工程:千年的等待;
  用一個女孩天賦的潔凈和全部來生。

  石匠們在棺蓋上鐫刻了一句咒語:“開者即死。”
  甚至在盜墓黑手顫栗的黃土中,
  我仍能清晰地分辨出他的血脈、氣息
  正通過哪些人的靈與肉,在細微的奔流中
  逐漸形成、聚合、熔煉……
  我至高的美麗,就是引領他發現時間中的江南。
  當有一天,我陪他步入天方夜譚的立法院,
  我會在臺階上享受一下公主的傲氣。

            2002年6月18日
  

(注:摘自《通向世界的門扉——首屆青海湖國際詩歌節詩人作品集》,該書已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

相關新聞↓
    [ 返回首頁 ] [ 打印 ] [ 進入青新論壇 ] [ 關閉窗口 ]
   
 
友情鏈接  
中國詩歌網
中國詩歌庫
青海民族文化網
青海新聞網
未經青海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新聞登載許可國新辦[2001]55號
ICP證青B2—20040023號
六和才彩特码资料图库 网上正规彩票app 加拿大28大白开奖预测 辽宁35选七的开奖号码 2019开奖历史记录查询结果 北京时时彩的官网1020 时时平台出租 12选5万能6码 pk10杀一码全天计划 彩吧图库 北单每天几点开奖